「长江证券投顾」高光下的阴影:汽车也被芯片卡脖

  2021刚刚开始,汽车市场就上演着一出接一出的好戏。一边是新势力们的持续狂欢:特斯拉市值猛涨将马斯克送上全球首富的宝座,蔚来市值突破900亿美元,并正式发布电动轿车ET7,小鹏飞行汽车开放试乘试驾

2021年初,汽车市场上演了一幕又一幕。

一方面,新势力继续狂欢:特斯拉市值飙升让马斯克登上全球首富宝座,蔚来市值突破900亿美元,电动汽车ET7正式发布,小鹏飞天车试驾,再次开启未来汽车的想象空间。另一边,互联网巨头和传统汽车公司也紧随其后:苹果与现代牵手,百度与吉利牵手。

但亮点的背后,也有不容忽视的阴影。芯片短缺正迫使主要汽车制造商减产,戴姆勒、日产、本田、福特、菲亚特克莱斯勒等巨头受到直接影响。

去年12月,有消息透露,“南北大众”可能因关键零部件和芯片短缺而面临停产风暴。后来广汽集团(报价601238,库存咨询)和广汽本田确认收到了部分车型零部件供应商的预警信息。12月18日,大众发布声明,正式承认电子元器件短缺。

汽车被芯片卡住了。中银证券(报价601696)预测,芯片短缺将持续到2021年第一季度。汽车芯片制造商新驰科技董事长张强告诉沈欢,预计汽车“缺乏核心”的问题要到今年8月才能得到改善。

“缺乏核心”的整个故事

在汽车“缺乏核心”真正爆发之前,业界已经提前察觉到了形势的紧迫性。

2020年9月3日,新驰科技董事长张强异常忙碌。几个零部件供应商集中找他,询问各个公司的供货情况,寻求支持。汽车芯片的供需失衡已经埋下伏笔。

几个月后矛盾加剧了。

芯片的短缺直接影响到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的生产。去年12月,全球第一大和第二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博世和大陆表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中断了部分电子元器件的芯片供应,当地市场对上升,半导体芯片的需求持续增加,作为汽车零部件之一的半导体芯片面临供应不足的问题,芯片短缺将持续到2021年。

备件供应中断直接影响主机厂生产,导致部分汽车企业停产,整个产业链笼罩着“核心缺失”的阴影。

高光下的阴影:汽车也被芯片卡脖

2019年全球汽车芯片类别分布

事实上,芯片短缺危机与疫情密切相关。但本质上,车“缺芯”是由于供需缺口,在疫情的特殊背景下,供需缺口被拉大了。

一方面,差距来自需求的判断。在全球几大汽车市场,高增长时代已经结束。从2018年到2020年,中国汽车市场连续三年在出现出现负增长。2019年,日本汽车市场下跌1.5%。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的汽车市场近年来也不景气。2020年的疫情,给汽车市场以沉重打击。年初,汽车市场几乎跌入冰点。

在增长疲软和疫情影响的情况下,芯片制造商对2020年汽车芯片的需求做出了低预测,并降低了供应链库存的计划供应。而在中国,下半年汽车市场正经历着一场不正常的热潮,尤其是新能源的概念大放异彩,汽车销量的增长超出了大家的预期。

当汽车市场复苏,需求方迅速调整产销计划时,芯片供应方没能及时跟上步伐。这是因为另一个供需缺口,制造周期的缺口。

感受到需求的变化,OEM可能只需要两三个月就可以完成产能攀升,但是芯片行业的生产周期是相对固定的。为了满足原始设备制造商的订单,芯片制造商可能需要十个多月的时间来完成产能攀升。由于双方节奏不同,芯片厂商的供应能力跟不上疫情后国内汽车销量的上升。

此外,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因素加剧了sho

同月,华新科在马来西亚的工厂因疫情关闭。总的来说,疫情导致的需求变化,芯片制造周期长,以及时代背景下一些不可控的突发因素,都促成了这场“核心缺失”危机的爆发。

现阶段供需失衡的另一个直接结果是芯片价格上涨。

由于供应短缺,出现,芯片价格大幅上涨,恩智浦和瑞萨电子等芯片制造商已发出提价信函。张强告诉沈欢,在目前的芯片短缺阶段,一些芯片厂商的提价达到了20%,完全被客户接受,一些厂商的提价甚至达到了50%。

但是面对消费者,汽车市场的竞争已经很激烈了,汽车产品没有太大的涨价空间。因此,芯片价格的上升最终会变成汽车成本的上升,被零部件厂商和原始设备制造商消化。

这种情况对于零部件制造商和原始设备制造商来说并不乐观。在降低成本的同时,上升,主机厂面临着因芯片短缺而停产的风险,这将给主机厂带来巨大的市场损失。作为产业链的中游,零部件厂商承受的压力更大。他们不仅需要吸收芯片涨价带来的成本压力,还面临主机厂缺料停产的处罚,可能分分钟收费。对于许多中小型零部件制造商来说,这种情况是生死攸关的。

  风口升起


  不过,风险与机遇往往都是同时到来的。尤其对国产汽车芯片厂商来说,在产业对汽车芯片的重视程度陡然提升、汽车芯片需求量不断扩大的背景下,机会已经出现。


  汽车、芯片,这是2020年两个备受关注的产业。如今,这两个关键词被结合在一起,资本自然不会忽视“汽车芯片”这一冉冉升起的风口。


  2020年12月22日,芯片厂商地平线完成总额为1.5亿美元的C轮融资,由五源资本-晨兴资本、高瓴创投、今日资本领投,此时距离地平线获得上一轮战略投资仅过去三个月。在仅半个月后,2021年1月7日,地平线又完成了C+轮融资,总额4亿美元,由Baillie Gifford、云峰基金、中信产业基金、宁德时代(行情300750,诊股)领投。


  除了独角兽地平线,近年还有不少汽车芯片厂商崛起,如2018年成立的芯驰科技,两年内已经完成三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经纬中国、联想创投等。


  当然,车企们也在尝试自研,例如特斯拉在早期采用的是对外采购Mobileye EyeQ3芯片,之后由于Mobileye开发节奏跟不上而采用高算力NVIDIA芯片平台,随后其在2019年推出了针对全自动驾驶(FSD)的芯片。


  高光下的阴影:汽车也被芯片卡脖


  特斯拉供应链战略调整


  从根本上来讲,汽车芯片风口的诞生,是汽车产业变革、国产替代趋势为国内汽车芯片厂商打开的结构性机会。


  从汽车产业的变革来看,“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已经成为了市场普遍承认的汽车行业变革方向,伴随着汽车“四化”的改革,汽车芯片的重要性与需求量不断提升。


  地平线告诉「深响」,他们做过一个测算,一千台L4级自动驾驶汽车产生的数据,能赶得上搜索引擎一年检索的数据总和。“制约当前智能汽车发展的核心瓶颈就是车载AI芯片的算力不足。算力就好比智能汽车的脑容量,自动驾驶每往上走一级,所需要芯片算力就要翻一个数量级。”


  地平线提供的数据显示,随着汽车智能化变革对算力需求的指数级增长,预计到2030年,每辆汽车的车载AI芯片平均售价将达1000美元,整个车载AI芯片市场的规模将达到1000亿美元,成为半导体行业最大的单一市场。


  在汽车芯片重要性不断提升的同时,“国产替代”的趋势也逐渐明显。


  此次“缺芯”危机也将加速国产替代趋势。目前,汽车芯片进口率高达90%,全球主要汽车半导体厂商为英飞凌、恩智浦、瑞萨电子,国内汽车行业车用芯片自主率极低。在这样的市场结构中,国内客户的芯片需求能否满足,部分取决于海外厂商的供货优先级。因此,在需求无法满足的情况下,更多的国内主机厂只能向国内芯片厂商寻求支持。


  这对国内芯片厂商来说是不可多得的机遇。



  抢位战开启


  越来越多的玩家正在加入这场游戏。


  首先是许多消费领域的芯片巨头,向汽车芯片切入。


  2016年时高通就试图收购恩智浦,以将业务从手机向汽车扩展,不过这笔交易牵扯到两国贸易争端,最终失败。不过,高通通过骁龙820A和602A汽车平台,在数字座舱领域为汽车提供高水平的计算性能,包括奔驰、奥迪、保时捷、理想、小鹏等在内的国内外汽车制造商均已推出或宣布推出搭载骁龙汽车数字座舱平台的车型。


  英伟达于2019年量产Xavier芯片,是现在市面上已经量产的芯片中算力最高的芯片之一,此外其还计划于2022年提前一年量产Orin芯片,并与理想汽车合作推出L4级别的自动驾驶。英特尔在2017年完成对Mobileye的收购,据悉,英特尔、Mobileye、宝马三方将联合开发自动驾驶概念车,于2021年推出量产车型。


  高通、英伟达、英特尔等消费级芯片的巨头,在算力上享有优势,它们的入局对汽车芯片、尤其是数字座舱领域将形成一定的冲击。


  其次,汽车制造商们也希冀能够自给自足,尤其是以特斯拉为首的新势力,正试图打破壁垒进行芯片自研。


  特斯拉于2019年4月发布了FSD芯片,是目前业界领先的自动驾驶芯片。特斯拉中国学徒蔚来也开启了自研芯片的征程,据公开报道,蔚来自研自动驾驶芯片所需的资金投入为10亿人民币到10亿美元不等。


  此外,另一家新造车企业零跑,已经于2020年10月发布了首款全国产化、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车规级AI智能驾驶芯片——凌芯01。据悉,零跑能成为继特斯拉之后的唯一一家有自主研发芯片实力的车企,是因为背后有世界排名第二的安防系统制造商大华股份(行情002236,诊股),为其提供了人力和技术资源。


  除新势力外,北汽、吉利、比亚迪(行情002594,诊股)等传统车企也在芯片上有所布局。其中布局较为成熟的是比亚迪,早在2004年,比亚迪半导体就已成立,在今年4月,比亚迪公开完成内部重组。在随后两个月时间内,比亚迪半导体完成两轮融资,引入战略投资方超过40家,估值破百亿。12月底,比亚迪已经发布公告,宣布了比亚迪半导体的分拆上市计划。


  传统科技巨头也正在入局,华为不断提升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业务的战略地位,已发布旗下AI处理器Ascend 910(昇腾910),并基于这款昇腾芯片自研MDC智能驾驶平台。近日消息,华为Hicar与北汽蓝谷(行情600733,诊股)始于去年1月28日的合作,将于2021年上半年落地有新车型推出。


  杀入汽车领域的芯片巨头、科技巨头、新旧造车势力、传统汽车芯片厂商,这都是国内芯片厂商创业路上需要面对的竞争对手。


  高光下的阴影:汽车也被芯片卡脖


  虽然竞争激烈、玩家众多,但需要明确的一点是,汽车芯片并不是一件容易做的生意,并非所有玩家都具有从事芯片业务的能力。汽车芯片制造是一个长周期、高投入的行业。


  地平线告诉「深响」,智能汽车的芯片,从概念设计、项目启动开始,到最终整车交付给消费者挣第一分钱,通常要五年时间。


  而从技术壁垒上看,因为汽车关乎乘客的生命安全,所以汽车芯片对可靠性、可验证性、整个系统的安全性有着非常高的要求,这与手机等消费类芯片有着明显不同。


  此外,从国产芯片厂商自身来说,汽车芯片的发展还面临着人才不足、代工能力不足等问题。


  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所长魏少军教授多场合呼吁引入芯片人才,从整个行业来看,芯片人才依旧十分紧缺。张强总结道,国内汽车芯片的发展需要有量产经验且具备行业管理能力的团队。


  此外,地平线认为,代工能力是目前国内和国外汽车芯片制造的最大差距。“这里面不仅仅是工艺问题,不仅是16纳米、28纳米或是7纳米之间的区别,还需要降低芯片的缺陷率。此外,特别是对于车规级芯片,工况条件要把控得更好,对于高温、低温、湿度、振动、电磁干扰各方面都要严格把控,这些方面还有比较长的路要走。”


  毫无疑问,汽车芯片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前瞻研究院数据显示,汽车芯片市场整体规模从2013年的274亿美元增至2019年的465亿美元,CAGR达9.22%。建设车规级芯片产业集群也成为了国家级的重要战略。


  而同样毫无疑问的是,汽车芯片的设计周期长、客户导入的时间慢、用量相比消费芯片更低。这座金矿需要极大的投入与冒险。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www.zxzbw.cn/

原创文章,作者:长江证券投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xzbw.cn/gupiaozx/291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