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16分红」杭州银行信用减值损失飙升至74亿资本承压 申请可转债可”逆袭”?

  1月5日,一则因8亿借款执行终结的公告,使杭州银行(行情600926,诊股)近几年的信用减值损失大幅攀升备受关注。前三季度,该行营收增速为16.24%,而归母净利润增速为5.11%,这其中的差距,

「600016分红」杭州银行信用减值损失飙升至74亿资本承压 申请可转债可"逆袭"?

1月5日,8亿贷款实施结束的公告,使得杭行(报价600,926,股票咨询)的信用减值损失近年来大幅上升,受关注影响较大,前三季度,本行收入增速为16.24%,而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增速为5.11%,这与信用减值损失上升有关。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杭州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已攀升至74亿元。银行未来如何走出困境?

杭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银行’,600926。SH)于1月5日发布公告,关于8.37亿元借款合同本金及相应利息、罚息、复利的借款纠纷,虽已向上海金融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执行程序因“执行人暂时无财产可执行”而终止。

虽然银行在公告中解释说,该公司已经为该诉讼涉及的贷款计提了相应的贷款损失准备,但预计该诉讼不会对公司当前利润或未来利润产生重大影响。

然而,近年来,该行的减值损失大幅上升,引发了投资者的关注。与此同时,证监会在对可转债发行申请的反馈中也重点提出了问题。

杭州银行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截至第三季度末,杭州银行资产同比增长13.3%,收入同比增长16.24%,归母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5.11%,与杭州银行信贷减值损失大幅增加不无关系。

关于上述问题,《投资者网》打电话给杭州银行发函,工作人员表示‘以披露的所有信息为准’。

收益率指数底部与上市城市商业银行相当

杭州银行成立于1996年9月,2016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本行位于中国城市化程度最高、城镇分布最密集、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区域——长三角经济圈,地理位置条件良好,已发展成为资产质量良好、经营业绩优异、综合实力位居中国城市商业银行前列的区域性股份制银行。

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杭州银行总资产1.11万亿元,同比增长13.3%。在二级市场,截至1月15日收盘,其总市值为922.15亿元,两项指标均位居A股上市城市商业银行前列

但是,其净利润的增速有点拖后腿。

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杭州银行收入186.52亿元,同比增长16.24%;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55.77亿元,同比增长5.11%。与16.24%的收入增长率和13.3%的资产增长率相比,净利润增长率明显落后。

更尴尬的是,根据Wind数据,该行ROA和ROE在可比上市城市商业银行中排名垫底。

以上差异的原因是什么?

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营业利润(减值损失前)138.9亿元,同比增长18.51%,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减值损失后)55.77亿元,同比增长5.11%。

前后利润增长的差距正是由于银行当前“减值损失”的大幅增加。

资产减值损失大幅上升

近年来,杭州银行的减值损失大幅上升,引发投资者的关注。同时,中国证监会在对可转债发行申请的反馈中也重点询问了这一问题。

根据反馈,从2017年到2020年前三季度,申请人(杭州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分别为45.26亿元、60.10亿元、77.63亿元和74.33亿元,较高且增长较快。

对于较高的信贷减值损失金额,杭州银行在回复中说,主要是由于2020年新冠肺炎的外部环境影响,以及更加审慎的风险管理和控制措施,以有效应对风险,提高抵消风险的能力,增加资产减值损失的拨备

关于信贷减值损失的增长率

根据趋势,的数据,总资产和贷款余额逐年增加,但两者的增长率都远远小于信用减值损失的增长率(特别说明:从2019年1月1日起,申请人将执行新金融工具准则,根据预期信用损失模型计算相关信用资产违约事件的损失预期,并确认相应的贷款减值准备。本文开头提到的超过8亿的贷款减值损失计入当期信用减值损失)。

从表1中不难看出,杭州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增长率远高于同期总资产、贷款余额和收入的增长率。当然,不难解释,证监会在其反馈中有一项质询称'(信用减值损失)增速明显高于业务规模增速’。

杭州银行在回复证监会反馈时特别提到,2017年至2020年第三季度,贷款减值损失分别为54.15亿元、71.72亿元、57.05亿元和43.91亿元。存贷比分别为4.92%、4.23%、3.71%和3.36%,明显高于银监会2.5%的最低监管要求,也远高于同样位于长三角地区的上海银行(报价601229,股票咨询)和宁波银行(报价002142,股票咨询)。

更有甚者,该行拨备覆盖率为453.16%,超出监管要求两倍以上。为什么?

贷款大规模计提减值准备必然会侵蚀杭州银行目前的净利润,这只是证监会向银行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否存在通过一次性计提和跨期计提调整相关减值准备的情况?’这也是投资者关注

业内人士告诉《投资者网》,“部分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担心企业减值过多,影响净利润,当市场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会影响股价。”如果股价受此影响,长期低迷,到一定程度就会

该行计划中的可转债未来的转股率,增加变数。


  资本充足率指标堪忧


  此外,杭州银行资本充足率相关指标也受到投资者关注,尤其是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


  数据显示,2020年9月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41%,10.8%和8.48%,较2019年末均有所上升,原因是”通过非公开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对资本进行了外源补充所致”。


  翻看近几年财报,2017年至2019年,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呈下降趋势,尤其是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2019年底降至8.08%,仅高于监管要求0.58个百分点。资本补充承压。


  在上证e互动平台,也有投资者关注到该行核心资本充足率偏低的问题。杭州银行回复时亦提到,”公司上市以来始终保持较高的现金分红比例,主动实施了更趋审慎的拨备计提政策,当前拨备覆盖率水平已在上市银行中处于较高水平,因此造成公司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偏低。”。


  据Wind,去年8月28日,该行发布了可转债可行性报告和相关预案,倒是与互动平台上这位投资者的提议 “不谋而合”,公告中称,”本次发行可转债募集的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支持公司未来各项业务发展,在可转债持有人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相比优先股、二级债,可转债转股后可直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可转债递延摊薄每股收益,当期不影响盈利指标;尚未转股前,可转债作为负债端融资手段,成本较低。对于投资者而言,可转债进可攻退可守,功能性较强。适合战略性投资安排。”


  近几年,受大环境影响,银行股吸引力下降,银行可转债的投资者转股意愿下降,目前来看,多数银行的可转债转股率较低。


  就目前银行可转债较低的转股率状况,或将影响该行的”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举措。《投资者网》专门向杭州银行致函提问有无其他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方案,未收到相关回复。


  就目前来看,以”审慎”和”新冠疫情”为由计提的减值损失大幅攀升,的确影响了杭州银行的净利润增速、资本回报率和资本充足指标。未来,杭州银行将如何克服这些困难,《投资者网》将持续关注。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www.zxzbw.cn/

原创文章,作者:股票配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xzbw.cn/gupiaozx/312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