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港集箱」最高法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在资本市场撒谎 成本还是很高的

    本报记者 吴晓璐    “公司财务造假1个多亿,赔了三个多亿的真金白银。这就是在资本市场违法的成本。

「上港集箱」最高法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在资本市场撒谎 成本还是很高的

我们的记者吴晓彤

“该公司不止一次财务欺诈,损失了三笔以上的真金白银。这就是资本市场违法的成本。”近日,在最高人民法院举办的2021年全国《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系列全媒体直播采访解读大会第二场活动上,最高司法委员会专职委员刘桂香以某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案为例说明,“在资本市场说谎的成本还是很高的。”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证监会网站上的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10日,自去年以来,证监会和地方证监局共发出32张金融诈骗罚单。此外,两家上市公司的10名前高管去年因违反违规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刑事判决。

市场参与者认为,打击金融欺诈等资本市场违规行为的关键是“追第一恶”,明确中介机构的责任,准确打击。目前,资本市场三维问责制的力量正在逐步显现,为建设规范、透明、开放、充满活力和弹性的资本市场提供了坚实的法律保障。

三维问责制是显而易见的

去年3月1日实施的新证券法大大增加了资本市场的非法成本,并加大了对欺诈发行、虚假陈述、内幕交易和市场操纵等证券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去年7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若干问题的规定》,证监会和投资服务中心发布特别代表诉讼配套规则,证券集体诉讼制度落地。

今年3月1日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大幅加大了对欺诈发行、信息披露欺诈等犯罪的处罚力度,强化了对持有股东、实际控制人等“关键少数”的刑事责任追究,收紧了保荐人等中介机构的“把关”职责。

“随着立法的完善,资本市场金融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的成本显著增加,形成了行政执法、民事追偿、刑事处罚的立体问责体系。这是维护资本市场完整性的内在要求。也是造假者必须付出的代价。”刘桂香说。

去年以来,金融诈骗等资本市场违法行为三维问责制度的有效性进一步发挥。

从行政处罚的角度来看,《证券日报》记者根据证监会网站的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10日,自去年以来,证监会已发出32张财务造假罚单,涉及33家公司(含非上市公司)。此外,在公布证监会2020年的20起典型违法案件中,有6起是金融欺诈案件。

就民事追偿而言,去年年底,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舞阳债务欺诈发行案作出一审判决,这是我国代表人诉讼制度审理的第一起证券纠纷领域的案件。此外,南京中级人民法院、上海金融法院和广州中级人民法院也开始利用代表人诉讼审理金融诈骗案件。

在刑事责任追究方面,据证监会网站显示,去年证监会向公安机关移送通报116条案件线索,同比翻了一番,打击力度继续加大。

此外,《证券日报》记者从裁判文书网了解到,去年,两家上市公司的10名高管因教唆或实施金融诈骗,接受了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与此同时,两家上市公司也面临来自股民的巨额索赔

“对于严重侵害资本市场的违法行为,必须用刑法来规范和教育犯罪分子,以最严厉的刑罚。”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肖中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民事责任从积极的角度着眼于维护公平正义,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主要是从侧面惩罚违反公平正义的行为,而行政责任对应的是相对轻微的违法行为,刑事责任对应的是相对严重的违法行为

“上市公司财务欺诈的违法行为都是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核心高管的控制下实施的。只有精确打击,才能从根本上遏制金融欺诈。因此,人民法院在审判工作中更加注重‘追第一恶’,让真正做坏事的人直接承担责任。”刘桂香说:

“最近,股东和实际控制者采取的强制措施的数量有所增加.”近日,一位有多年经验的证券律师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证券日报》根据上市公司公告,从去年开始,8家上市公司的高管(包括财务总监、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等。)涉嫌在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被采取强制措施或被公安机关逮捕。其中,某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因涉嫌违规而披露且未披露

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汤欣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精准打击的意义同时包含不枉不纵两个方面,既不放纵违法、违规行为,也不任意扩大打击面,让责任主体心服口服。

    此外,“在防范和抑制财务造假方面,发挥好‘看门人’的作用至关重要。”刘贵祥表示,近年来,有一些证券公司、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在履行“看门人”职责的时候“打瞌睡”,甚至迎合上市公司的财务造假需求,配合进行造假活动,不仅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也因此承受了极为严重的后果。同时,在有些财务造假案件中,中介机构对企业的财务造假活动,因为核查手段等限制没有发现,在这种情况下,也强调责任追究的过罚相当,责任与过错相一致,而不是采取“一刀切”,不问过错程度一律承担全部连带责任。

    据证监会网站,去年证监会新增中介机构违法立案案件15起,其中涉及审计机构9家,证券公司2家,评估公司1家。市场人士认为,未来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案件中,中介机构被判承担连带赔偿或补充赔偿责任的会越来越多。

    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近年来,多家中介最新版人民币机构在上市公司虚假陈述案中被判承担连带责任。如上述五洋债欺诈发行案中,德邦证券、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被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或部分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郭雳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零容忍”的执法理念要取得预期效果,非常重要的是努力实现精准打击,做到罚当其责。关键是抓住“关键少数”、严格“看门人”责任。“管控好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董监高等‘关键少数’群体,对于防止和抑制欺诈发行、财务造假等至关重要。针对保荐人、律师、会计师等‘看门人’,要根据其实际作用和责任,具体落实约束机制。”

    “需要注意的是,在惩恶汰劣的同时,也有必要弘扬市场正气、鼓励先进,根据监管对象的不同表现采取差异化监管措施。”郭雳如是说。

(编辑 张明富 乔川川)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www.04411.net

原创文章,作者:上中国国航港集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xzbw.cn/gupiaozx/3543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