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287股票」易成新能“中场战事”:行业大佬遭遇转型阵痛 并购“保命”再陷亏损漩涡

  2021年3月末,易成新能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2020年度净利润由盈利500-750万元改为亏损5000-6000万元。需要指出的是,这已经是公司第二次对业绩预告进行下调修正,4月1日,深交所

K图 300080_0

2021年3月底,宜城信能披露了修订后的业绩预测公告,将2020年净利润由盈利5000-750万元变更为亏损5000-6000万元。需要指出的是,这是公司第二次下调业绩预测。4月1日,深交所向公司董事长王安乐、首席财务官石涛发出警告信。

在随后的公告中,易解释说,2020年以来,大量货源冲击国内市场,石墨电极含税平均销售价格从3.41万元/吨降至8月底的1.93万元/吨。在此背景下,2020年凯丰碳(之前收购的子公司)在-,未经审计的非净利润为2.24亿元,未能实现预期业绩目标。所以经过双方协商,原计划2020年

4月6日,深交所致信翼城信能,要求公司补充延长承诺期的合理性、绩效承诺的可实现性等内容。8日晚,翼城信能披露延迟回复的公告,中国科技新闻网致电公司证券部,对方称公司处于年报期,不便采访。

重组上市求转型,技术落后,跳水

1997年,以碳化硅冶炼为主的平顶山翼城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翼城新材料”)濒临破产。有传言称,公司负责人曾带领员工爬平顶山唱《国际歌》,并展开产业重组等一系列“绝地反击”。同年,郑州新达科技实业有限公司(“新达新材料”的前身)正式成立,主要从事硅片用尖端材料的生产和销售。

据报道,硅片切割刃材料是由碳化硅等原料经过一系列加工和提炼而成,主要用于切割太阳能晶片和半导体晶片。两家公司都位于光伏产业链的上游,在新世纪前夕都充满了野心。

2004年,全球光伏产业迎来爆发的第一年,翼城新材料年产5000吨碳化硅细粉项目一期开工,迈出战略转型第一步;另一方面,新大新材料成功开发了硅片用的刃口材料,并在三年后启动了年产1.5万吨的专用刃口材料项目。

随着光伏产业的蓬勃发展,两家公司发展迅速。2010年,信达新材料在创业板,深交所上市,翼城新材料也建成了全球最大的精细碳化硅粉体生产基地。新世纪第一个十年,两家公司大踏步前进,蓬勃发展。

但是光伏行业变化很快,处于巅峰的时候往往隐含着衰落的隐喻。2011年底,受欧美产能过剩和“双对立”等因素影响,中国光伏产业大跃进的神话破灭,不少上下游企业损失惨重。面对行业整体“寒冬”,两家公司决定“抱团热身”。

2012年底,停牌三个月的新大新材料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拟以每股6.41元的价格增发翼城新材料股东全部股份,并收购其持有的翼城新能100%股权。改制后,宜城新能成为新大新材料的全资子公司,平煤神马成功成为上市公司最大的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成为河南省国资委。

重组后,宜城新材料和新大新材料的硅片尖端业务市场份额超过40%,成为行业内市场份额最高的企业。2013年,合并后,两家公司实现收入15.48亿元,同比增长170.38%,净利润6715.41万元

2015年,翼城新能收购钟平淄博40%的股份,扩大负极材料生产项目,布局锂电池行业;2016年,我想收购下游客户LDK(NYSE:LDK)的子公司江西赛维和赛维新宇的全部股权,但以失败告终;2017年收购平煤龙基50.2%股权,新增年产2GW的高效单晶硅电池项目并投产。

忙于追逐锂电池、光伏电站等行业发展的程颐新能似乎没有意识到一场更大的危机正在悄悄来临。

2017年,大量多晶硅切片企业将传统的砂浆切片机改造为金刚石线切割工艺,切割刃逐渐被金刚石线切割取代。此时的翼城新能依然专注于尖端,落后的技术导致其性能在出现跌落悬崖

2017年年报显示,翼城新能晶硅片切边销量同比下降76.14%,产量下降68.47%。年收入18.26亿元,归母净利润10.24亿元,扣除后净利润10.41亿元-,其中,

包括因技术迭代带来的存货跌价损失4.52亿元,固定资产减值损失1.44亿元。

  还未完全解决技术落后困局,然而2018年5月,重创光伏行业的“531新政”又接踵而至,金刚线产品量价齐跌,易成新能再遭打击,当年营收27.86亿元,归母净利润-2.95亿元,扣非后净利润-5.62亿元。连续两年巨额亏损之下,易成新能一度连发十余次股票暂停上市风险预警。

  资本腾挪并购“保命” 扣非净利四年连负

  巨额亏损之下,为“止血保命”,易成新能资本运作不断。2018年6月,易成新能打包晶硅片切割刃料业务,将包括易成新材100%股权、新路标100%股权在内的相关资产作价15.57亿元全部转让至控股股东平煤神马,关停了刃料事业部及经营多年的碳化硅生产线。

  数据显示,2016至2018年,易成新能晶硅片切割刃料产品分别营收10.53亿元、2.55亿元、1.11亿元,占营收比例分别为43.84%、13.96%、0.4%,资本腾挪间,曾经的核心业务已逐渐被剥离出局。

  剥离亏损资产之后,易成新能也开始积极置入优质资产,2018年底启动收购平煤神马集团旗下子公司开封炭素100%股权事项,交易草案显示,后者主营业务为超高功率石墨电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度毛利率分别为59.32%、80.35%。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上述交易作价57.6亿元,而当时易成新能市值仅约37亿元,这场“蛇吞象”式并购颇受市场关注。

  根据交易报告书,平煤神马集团承诺,开封炭素经审计后的扣非净利润在2019年度不低于7.34亿元,2019至2020年度合计不低于14.14亿元,2019至2021年度合计不低于20.90亿元。

  也就是说,开封炭素在2019至2021年的业绩承诺标准分别为7.34亿元、6.82亿元和6.74亿元,逐年递减。而与此同时,开封炭素2018年扣非净利润为20.34亿元,几乎是其三年业绩承诺的总和。

  此外,2019年7月,易成新能还以126.75万元收购了子公司华沐通涂所持有的华晶能源100%股权,将其下属47MW光伏电站装机收入囊中,业务布局延伸至光伏电站建设运营板块。

  2020年12月末,易成新能通过发行股份及可转债的方式募资3.27亿元,完成收购平煤隆基30%股权。其中,股份发行价为4.59元/股,发行数量5707.75万股,合计募资2.62亿元;发行可转债数量65.5万张,每张面值100元,合计募资0.65亿元。

  交易预案显示,平煤隆基成立于2016年,主营单晶硅电池片的生产、销售等业务,最近两年一期业绩增长强劲,2017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15亿元、24.46亿元、19.26亿元,利润总额分别为848.42万元、1.18亿元、1.6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63.09万元、9993.65万元、1.38亿元。

  在晶硅片切割刃料及金刚线等产品业务方面折戟后,易成新能不断推进资产置换,转战锂电池、光伏电站、太阳能电池片等新能源领域,通过频繁并购提振业绩,然而目前来看,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以开封炭素为例,即使是在较低的业绩承诺下,开封炭素依然在并表第二年就出现业绩突变。

  2019年,开封炭素年度扣非净利润达到9.85亿元,当年9月纳入易成新能合并报表范围后,帮助上市公司实现营收59.82亿元,归母净利润6.02亿元,但扣非后净利润仍亏损3.98亿元。

  2020年,由于石墨电极价格波动,开封炭素预计亏损2.24亿元,或受此影响,易成新能2020年度净利润预亏4000-5000万元,扣非后净利润预亏1.6-1.7亿元,若按最新修正后的业绩预告来看,2017至2020年,易成新能将连续4年扣非后净利为负。

  从濒临破产的小工厂成长为行业龙头,再从市占率第一企业急转直下扎进亏损泥潭,21世纪的头两个十年里,易成新能经历了过山车式的起伏,而如今,几番资本腾挪之后,站在新一个十年的起点,易成新能能否成功转型新能源领域续写往日传奇,还有待市场进一步检验。

(中国科技新闻网)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请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www.zxzbw.cn

原创文章,作者:股票配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xzbw.cn/gupiaozx/3825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